你好!欢迎来到绍兴娱乐新闻网!

注册 登陆
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

说啥好呢

来源:绍兴娱乐新闻网 浏览数:0次查看 发布时间:2020-01-22 02:54:49

【导读】说啥好呢?我俯瞰着世界,我是说我站在我家阳台上。已经到了秋天,应该吃些狗肉或者羊肉。不过一切都是照旧,如同昨天或者前天。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
说啥好呢?我俯瞰着世界,我是说我站在我家阳台上。已经到了秋天,应该吃些狗肉或者羊肉。不过一切都是照旧,如同昨天或者前天。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我如同死去的吝啬鬼,还在我生前藏宝的地方反反复复的游荡——我买房子的地方。
其实我已部分的死掉,所以我的牙齿流着血……无聊,我知道自己很无聊。
此刻我也看不到啥,现在只是凌晨四点。但是清洁工已经开始扫地,用把大扫帚,发出哗哗啦啦的声响。非常孤独,唉!
但除非死去,我安静不下来。屋子里非常安静,水从水管里一点一点地嘀嗒着。我不骗自己,我躺下去试图睡觉,而翻来覆去。挂在墙上的钟发出通通的声响,如同战鼓,而我是个懦夫……
所以,我翻来覆去,并且大声痛苦恶毒地嘲笑自己。或者说在心里不落声色,悄无声息,暗暗地嘲笑自己。仿佛我对自己嘲弄或者忏悔能减轻自己的罪行,原罪。
那窄门光芒万丈,但我挤不进去,阿弥陀佛……
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我便昏昏睡去作了不知道多少梦以至于醒来都忘了自己在家里睡觉的事实。好在我除了挂钟还有闹钟,时间就是生命,我便一咕噜起来勤奋地刷牙。流了些血,我养的乌龟在池子里游来游去。我给它一些食物,赐予它食物,我便忘了一切包括我的失眠和忏悔,上帝一般继续俯瞰着洗澡盆子。
隔着密不透风的窗户看秋风丽丽,我心情渐渐好了起来,因为早餐吃了一碗白粥一些泡菜外搭一个桔子。我说过我牙齿流血,要好好补充维生素。见上帝那确实是我的理想——好吧,一个不完全的笑话。活着就是一切,好死不如赖活着。战士的伤痕累累让给别人吧,我宁愿是只完美的苍蝇,飞来飞去嗡嗡的叫。
我严肃正经地穿上鞋子,打好真丝领带,穿上我的价值五千块大洋的xx牌纯羊绒(里子不是)西装,然后我又照了遍镜子看了看我无懈可击的下巴,我是说刮得光溜溜的下巴。然后放肆、粗鲁地走在上班的路上。无所顾忌,一如战士,因为上班途中出现意外算工伤。有大笔抚恤金,谁不是上有八十岁老娘下有老婆儿女。
尽管全世界都老婆儿女而我独独没有老婆儿女,我离婚了,连个渣渣也没有,但我前妻很漂亮说起来像傅艺伟或者龚雪。所以我想我的选择没错,我们单位福利真好。家有梧桐树,怎会招不来彩凤凰。我慧眼独具,打拼万岁,我是皇帝——打工。一时间我乐得出声,提着我的真皮公文包。这样,拥挤的八路公交车上的人们感觉很奇怪,便离我有了些距离。
站在中央,我满足骄傲地望着四面八方,大风不失时机地从车窗里吹动我纯羊绒西装西服的下摆。我冻得要命,但我毫不狼狈地环顾着人群,此时此刻我早已面无表情,犹如古代有尊严的王,比如说是刘季。反正就这么说吧,我就像进入角色的德谟克利特一样,发现了普世价值。尽管我不知道这内容是什么,需不需要证明,但我肚子很饱,所以我为真理欢欣鼓舞举双手赞同。这时售票员来了,无耻地打断了我思想,我赶紧掏钱买票。我知道八路公交有权拒载,而我无法选择八路公交,我想省钱不想打的。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其实是关心泥鳅一样在拥挤肮脏的八路上的钻来钻去的售票员,我惯常地想道:他那里有多少钱,一早上买票能赚多少钱?后来我便看到了,我们企业所在的写字楼,我就泥鳅一样从八路公交上钻了出来,并幸福地在车站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如同带着自己长子的以色列人去朝拜上帝样欢欣鼓舞,我就继续喘气,而且点了根烟。抬起头来,古人词句悠然上头——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我就加快步伐去单位打卡,我们单位完全数字化管理,已经不用卡这种落后玩意了,大家只要用指纹就好了。这种后现代的管理方式很有效,又省钱又省心,过去我常常丢掉卡。
我那么走啊,走啊,经过了草地绕过了喷水池然后走进写字楼的大堂。又钻进了昨天一般拥挤的电梯。错了昨天是双休日,我没上班。修正一下,那应该和前天一样走进拥挤的电梯,但是如此解释是否有必要?算了我每天都过得一样,今天不同的是,不知道谁在电梯里发个屁。我毫无表情瞪着顶灯,有点晕。我旁边那位穿着西服套裙的女孩子不知道吃了啥,一嘴的味道。我继续面无表情地瞪着顶灯,直到我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我整理下笔挺的西服下摆,想道:五千块钱花的真是值,这西服还真是挺括。
我昂然地走进办公室,如同所有漂亮光彩熠熠的七星瓢虫,或者戏台上非常认真的戏子那样踱着阔气的步子。我是部门经理,我拿的工资比别人多,所以我要走出比别人阔气的步子。可惜没有镜子或者照相机,如果有的话,我就是上了《时代》周刊也毫不磕碜。我的助理,我宁愿叫她秘书,并且和别人打趣说——“小蜜”。总之我的小蜜面无表情拿来一堆文件,让我签。我便顺从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反正都是决定好的,我只要署上自己的名字就好了。于是我的助理,秘书,小蜜,将签好的文件快速地整理好,到了门口她才用我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早上好,经理!”
这闪闪发光的一声犹如释迦摩尼震醒三千大世界的狮子吼,使我明白我的在这世界上明明白白的位置,响当当的部门经理。土豪或者割据一方的草寇,手下也有蟊贼满百——就是我的那些下属。想到这里刚签完字的我,倨傲地坐在自己大班椅上踌躇满志得看着雪白的墙壁。然后我走在落地窗前,看着满是阴霾的天空,吹起了口哨。我插着腰,自得其乐,而且自言自语。我对自己说道:“你这坏小子!”
南山紧凑地绕着这个城市,起起伏伏势若腾龙,上接青天。而这可怜的城市则平摊在小小的平原之上,像张薄薄的煎饼。太阳在云层里出没,毫无力气,天气黑压压的。但不全黑,所以特别有压力,像要塌下来一样。渐渐地我有点烦了,我点起根烟假装看文案,坐在自己大班椅上一副愁苦的表情,仿佛谁欠了我五十吊铜钱一样。我便看了看手表离下班还有三个半小时,好吧,我承认只上了半个小时的班。
这一天不过八九个小时,够我折腾了。但我还是走来走去,心理火焦火燎麻麻咋咋,正如动物的困兽。我不由自主地微笑,我不由自主地哭丧,我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只好坐回到我的椅子上,大班椅。我便垂下头来继续看那些所谓的文件,但是实在是看不进去。好在这个时候,外面开始下雨,我就又走到窗户前看着稀稀落落的秋雨。心里忽然有了些惆怅,但不管什么,只要有东西就好免得空空荡荡。
我想喝点酒,甚至想请假——不是请一天两天,是请一个礼拜。我忽然想出去玩玩,到别的城市,甚至出国。我想我该去趟青海,我去过那里,风景美丽极了。荒凉,一望无际光秃秃的就像是火星或者月球。有段时间我心灰意冷,比现在还要颓废,我曾经认真地考虑过去移民到青海的一个小镇上……
我便低头继续看文件,尽管还是心不在焉,但比刚才强些。
人无百年生,常怀万古忧。我自然也离不开这个俗套,于是我想到了秦始皇想到了成吉思汗。或者说我化身为秦始皇成吉思汗和我的后宫佳丽耳鬓厮磨,一时间我兴奋无比就连我下面那玩意儿也不由自主……我安静下来,人模狗样地又看起文件。忽然间我满是负罪感,是的,我恶毒地嘲弄过自己,我真诚地忏悔过但是无济于事。我照旧是原来的我,有罪的我。什么样的忏悔自嘲都不足以给我提供一个道德制高点,使我轻松。
我不是坏蛋,坏蛋玉树临风,坏蛋丝毫也不讨厌。我同大多数人一样只是个小丑,或者在扮演小丑这个角色。有区别,当然有区别,只不过是可笑或更可笑的区别五十步笑百步的区别而已。是的,怎么样忏悔自嘲都不足以洗刷我的罪——原罪!我咂咂嘴,继续看文件,但觉得好了很多,如同无罪的人或者不是一个真的小丑。
真的冷,没有暖气。我带着一丝忧伤,愁苦地看着文件。我就打开了电脑,开始观赏视频。不过视频很没意思,但我耐着性子看,总比文件有意思些。我操!我愤怒极了,在心里暗暗地骂道。就更冷了,我心里升起寒意或者用文学的语言说——悲怆!我想起来了——有次手术全麻我起先意识极为清晰,然后慢慢地,慢慢地突然一凉顿时失去知觉。只不过照旧的醒来,只不过是我的肚子被破开又被缝上。
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我觉得死亡就是这样。尽管我才四十岁,至少还能折腾三五十年,好吧我承认自己黄土半截了。从那以后,我便落下一个毛病,我常常在半夜里被吓醒全身大汗淋漓。我便想到了没有我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于是更加苦恼、哀伤,因为我知道没有我的世界照旧转也许更加幸福和谐。我就像所有的蠢材面对着必然而无辜但迟迟未到的事实伤感,甚至想写首诗之类把我感觉写下来——散文诗、现代诗、近体诗或者歌行吟之类。要是我会写的话,那我就写下来,正如乞丐在大街上炫耀自己的伤疤并且获得行人的同情以及那些小钱。
我便自作聪明地想道:表演,一切都是表演,所以我照旧表演。我真的就变成一个舞者,面对自己的心灵拙劣可笑地起舞。但我固执地表演,我化身千万,穿着种种各种材质“西装”做出各种表情。我幻想着不同场合下,同样的聚光灯下我器宇轩昂地演讲当然是不同的说辞。照旧还是鸡生蛋、蛋生鸡的套词,但我兴致勃勃口沫飞溅。我的脸不由自主地做出各种表情,或者说是抽搐,真的只是在抽搐而已。
天色更加得黑暗,沉闷压抑倾斜。我不看视频了,也不看文件了,只是怅然地看着窗户外有点起了根烟并吐了口浓痰。好吧,我便吟起诗来——比如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比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我就真的怆然涕下,好不愉悦而且享受。正如牛爱吃带刺的草料,人爱吃麻辣的火锅,我便更加热情激烈地吟诵起来。好在这两年我看了不少字儿书,我喜欢在厕所里边拉屎边看书,《金瓶梅》或者《红楼梦》之类。几年零敲碎打真的看完了不少书,记住不少故事和诗歌、唱词。
但我更加孤独,山山水水沉闷的天气像部老掉牙的电影而且糟糕透顶无趣之极。我很想摔了茶杯,我便喝了口茶,茶水幽香……我的心情还是糟糕,正如昨天前天。没啥可说的,不过我也没啥可抱怨。比如我只是个钟表上的指针或者是太阳,几十年来几万年来都不过是沿着同一个轨道运行,不知道那时我会作何感想?好吧,我承认没有感想,因为其实上述那些从秒表到太阳都是毫无知觉的东西。
所以我没啥好抱怨的,毕竟我还有知觉,能够感受到孤独……想到此处,我照例得不寒而栗起来——死亡,一片压抑与黑暗,或者连这黑暗压抑也没有,只是空白。我词穷了,一切的词汇都来自主观,都不足以形容那绝对客观永恒的暗,失去星辰的暗。
风终于刮了起来,秋天的雨慢吞吞地下了起来。那南山到格外的清晰起来,壮观,优美纵横。我折腾得有些累了,颓然地倒在我的椅子上,然后喝了杯茶。我看了看表,痴痴呆呆地想道:“快吃中午饭了!”
后来,我睡了一个午觉,在吃了午饭后……睡得不是很好,有点冷,衣服穿得有点少。不断地做梦,直到我意识到我做梦,直到我被一泡尿憋醒。我喝了点水,还是昏昏沉沉。我想我该出去转转了,我便打起精神走在大办公室我的下属中。
我这才觉得好了不少,人们见了我赶紧低下头去做作而认真地工作。我也更加威风凛凛地穿行在人们中间,而其实我的心情糟糕透顶。就连人们对我的恐惧也不能治好,我走在人们中间就像穿行在陌生的森林。黑暗、满是泥沼的森林,而且遥迢漫长永远也走不出。我慌张无比、威风凛凛地继续走着。说句老实话我看不到人们和他们种在自己桌上的植物,只听到他们窃窃私语,我凭着感觉更加威风凛凛向前走着。我想我看上去一定勇敢威严看上去如同王者,因为此时此刻我看不见也听不见,只是跌跌闯闯向前走。
我的助理,小蜜,不知道从那里钻了出来,她对我说道:“经理,有些东西要你签……”我茫然苦闷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就顺从地跟着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我看着她苗条秀丽的背影,我是说扭来扭去的屁股,心中照旧茫然毫无知觉。不过好在我恢复了感觉,至少能看到听到些东西。不再像刚才那样,我是说,刚才我有点眩晕。
回来,我疲乏无比的回来了。我刚才神魂颠倒,神不守舍晃荡只是一个躯壳假模假式的在这世间晃荡,尽管现在也好不到那去。至少我还能感觉出我在喝茶,茶很苦涩回甜,所以是高级货。老板给我的,每斤一千块钱,他还真是器重我。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我领了他的工资喝了他的茶叶就要为他负责尽忠。正如狗,见了主人应该及时摇动尾巴。我就顺从地在一系列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尽职尽责忠心耿耿。
然后我全心全意地等待下班,我肚子饿了,好在不用等多久就下班。我想早点回家,我想一会儿下班不要坐八路公交了。挡个出租车回家吧,不久我便自己否定这一想法。没意思,真是没意思,好在时间飞驰有如白驹驰壁电雷火光。
回到家后,我吃饭。白粥,一个馒头,还有些洗澡泡菜。吃完了我将些残羹剩饭便去厕所喂我的乌龟,正如一个慈爱的父亲——说到这里,我想说我希望有一个漂亮的女儿。乌龟照旧地游来游去,但我发现一个奇迹般肮脏的事实。乌龟下了一个蛋,龟蛋。我不由得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终于愤愤不平地骂了出来——“你丫是单细胞动物吗?你这虫豸,乌龟王八!”
我就这样歇斯底里无休无止恶毒地骂着乌龟,乌龟游来游去,所以我继续卖力地诅咒乌龟。正如王胡骂阿桂,或者阿桂骂王胡样。
白盔白甲,反清复明……呜呼!我手持钢鞭将你打。

共 515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意识流形式的作品,以冷峻的眼光剖析这个世界,身份带来的荣誉始终满足不了内心。使得“我”陷入深深的思考,对生命,对死亡。读完这篇作品,我突然想起一句话:用冷漠的心来看这个世界,反而不会凄惶。人生路上,精彩纷呈,五彩斑斓,但在作者的笔底,尽显出这个世界的虚无和丑陋。读来引人深思,在思索某些问题的同时,让我们对于生命有了敬畏,对现世有了深刻的审视。作者有一颗冷静而悲悯的心,用细微的笔触写出这个世界的阴暗面。深深思索中,又让人去追寻一些美好。让人警醒的作品,严重欣赏,推荐赏阅!【编辑:温柔小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110728】
1 楼 文友: 201 -11-06 20:49:41 白夜,这是我熟悉的你的风格,较之之前的作品,语言更加得精炼了,思绪游离的同时,让人对这个世界有了深刻的审视,从而,引人深思。期待你的更多精彩。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1-06 20:52:54 谢谢小娴邯郸十佳妇科医院
呼和浩特妇科医院地址
心脏搭桥适应症